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神诡世界,我被女儿上交镇魔司

第二百零一章斩斩斩,斩断岁月长河,斩灭邪剑真魂!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如同全日食,原本光晕笼罩大地的景象,再度发生了黑暗侵袭的一幕。
六颗阳日光芒尽褪,宛若天狗吞月。
弥勒界诸多生灵皆是察觉到这个变化,茫然间纷纷抬头望去,有些无法理解。
明明已是三月轮转之际,为何再度变成这般模样。
但很快,便有魍魉鬼气纵横扩散,散发着难以言喻的亘古波动。
只在片刻,弥勒界就陷入了恐怖降临的阴霾内。
深沉威压全面席卷,让整个弥勒界万族生灵,都感受到了一种来自血脉尽头,神魂深处的战栗!
惊悚,浩渺,万象色变!
诸族惶恐,目露胆颤。
寒风吹起,带着古老岁月的洪荒之气。
这一刻的弥勒界,前所未有的黑暗,已是天地光芒尽失,萤火之微尽灭。
于远方某处,正在凌空踏行的风释天,蓦然停顿脚步。
他感受到了这股洪荒气息的波动,其古老的岁月远远凌驾在弥勒界诞生史,甚至不可追朔。
“是酆都,他居然展露了真容?”
风释天双眼一眯,勐的转头望去,隔着无比遥远的距离,看向先知府领域。
气息便是从那里传来,影响了整个弥勒界。
“倒是令人想看看,他的真容是怎样一幅模样。”风释天心神隐隐有振奋。
但是眼下,他还有其他的事物需要处理,怕是赶不过去了。
也不知道这弥勒界内,现今还有谁,会让酆都山鬼神展露真容。
“唔,一个幸运儿。”
风释天最后看了一眼,紧接着转身朝着远方行去。
他踏空而走,身边居然有大量空间扭曲,隐匿着一位位不知深浅的圣庭强者。
无法流露丝毫气息,约莫有二十道左右,完全融合在法则内。
与此同时,这一刻的先知府领域。
邪剑尊的面容渐渐变得有些低沉,因为他察觉到了天地阴影的气息,竟然比自己存在的岁月,还要古老。
在那岁月长河里,他更是无法找到半点来历。
于肉眼可见的,领域上空森罗万象,出现了一道触及弥勒尽头的庞大身影。
陈洛璃呼吸急促,紧紧盯着上空。
鬼火摇曳跳动双眸,形似幽冥世界之门。
黑发狂舞齐天遮蔽,上面居然盘踞着一尊尊娇小之灵。
其耳畔挂着两只巨大的猩红灯笼,有法则存在,好似囚禁着什么上古神物。
它的体型庞大,超然物外。
与罗山魔不同,双手空无一物,腰间却缠绕苍白鬼斧。
还有一座血色天轿横越穹顶,密布无数古老图腾纹路,高挂罗鬼王的头顶。
仅是这般景貌,就完全超出了陈洛璃的认知界限。
她似乎从未想过,这世间的邪祟妖鬼,还能有如此峥嵘之相。
一瞬间,她呆在了原地。
而邪剑尊好像认出了什么,脚步蓦然后退,死死盯着罗鬼王无尽黑发的盘旋。
那上面坐落大量娇小之灵,皆是闭着双目,轻轻呢喃歌颂,正有一缕缕音律传响天地。
只闻其身,汗毛竖起!
“神鬼御音子……这不是传说中的存在吗?她们为何寄居在你的身上!”邪剑尊神色大变。
他周身阴影正在崩溃,所有本源力量持续消陨。
在陈玉的原始形貌面前,无论是血脉还是生灵等级,都被完全压制了!
而那些神鬼御音子,于岁月长河中早已不见。
传说中是世间最弱的鬼道之辈,却因为攀附在世间最强者的身上,故而不朽。
眼下,此情此景,让他的脑海有些混乱。
陈玉凌空而立,背后映衬着罗鬼王的容貌,冷酷无情。
“我说过,你这辈子,大抵是见不到罗酆天了。”
他轻轻抬起一指,身后矗立的庞大虚影也同样缓缓抬起一指。
轰!
天地骤沉,先知府领域废墟一瞬沦陷。
无法想象的压力降临,直让邪剑尊七窍当场喷出鲜血,睚眦目裂。
双肩骨骼崩塌,身躯暴坠而下。
怒吼间赫然撕裂空间,降临岁月长河峥嵘一角。
有幽冥千军出现,爆发出森森鬼气,势不可挡冲击而来。
陈玉眼眸微微一瞥,再度提指轻划,身后罗鬼王虚影同样如此。
便有锋芒破空,骇然斩断了岁月长河,淹没了幽冥千军,粉碎了一切力量。
沿路所去位置,万物皆为混沌!
这弹指一挥间的力量,让邪剑尊头皮发麻,更感胆骇。
他忽然想起了大司命临死前的坦然和洒脱,也想起了大司命送给他的四个字。
原本不信,可哪成想将死之人,其言也善。
这一次,大司命真的没有骗他。
念头至此,便有退意。
他望着那被斩断一角的岁月长河,咬牙时蓦然暴掠而去,就欲踏进岁月长河,遁形离去。
在罗鬼王食指力量下,自己的术法就连连崩溃,若陈玉也同样施展一道术法,自己怕是根本无法抗衡。
强者的交战,仅是一招一式便能看出高低。
显而易见的是,自己不是对手!
在明白这一点后,离去是最好的选择。
那黑暗法典既然在此人身旁,短时间内应是无人能够夺走,日后再来也不迟。
可他的身法被陈玉看的清清楚楚,陈玉也没打算将其放过。
“你走不了了。”
陈玉低语传声,指间轻旋,化为掌心,朝着岁月长河蓦然暴扣。
砰!
巨音响彻,雷动云霄。
方寸空间被罗鬼王活活捏碎,岁月长河的峥嵘一角,更是土崩瓦解。
邪剑尊感到周身有恐怖压力袭来,仅是刹那,全身骨骼就有碎裂的趋势。
他神色惊惧,立刻拂袖施展术法,有法咒显露,化作法术之剑。
“给本王开!”
他厉吼出声,一剑朝着陈玉横噼而去。
有阴灵道相出现,天地滚滚崩鸣,沿路被撕开巨大的缺口。
这种锋芒的凌厉程度,没有十万年的修行都无法做到。
只见陈玉的掌心赫然出现了一道血缝,邪剑尊脱身五指掌心。
仓皇间再度掐诀,又一度降临了岁月长河的峥嵘一角。
只是,它更为庞大。
“本王还会回来的。”邪剑尊回首,恶然开口。
他的眼眸缭绕着对于罗鬼王的深深惊惧,也是绝对没有想到,陈玉的前身真容竟有如此可怕的生灵等级。
然而,这似乎并非是陈玉的最终形态。
他脑海中依然回想着大司命的话语,那所谓大罗酆天四字真言的含义。
一念至此,已然半只脚迈进了岁月长河。
诚然,类似于他这种活了多个时代的强者。
在某种程度上,除了寿元之外,几乎没有陨落的风险。
遇见再强的敌人,多半也能全身而退,最差不过是重创。
可今日里,陈玉不打算让他走,他就绝无可能离开。
“你还是留下吧,这先知府两万族人,需要你。”
陈玉无情传声,缓缓从腰间抽出苍白鬼斧。
蓦然横柄相立的刹那,便有万道寒芒而出。
震乱了邪剑尊的身形,更让岁月长河混乱,一瞬扭曲。
邪剑尊勐的转身,眼见那苍白鬼斧开始缭绕森森白焰,焚烧天地规则,心中有怒气攀升。
“本王要走,天下何人能阻?”
他从眼前空间豁然一撕,握住一柄邪气凛然的血剑。
似乎笼罩冤魂无数,更有数尊古老波动。
话音落下,便朝着陈玉一剑挥去。
他能在陈玉掌心撕出血缝,也能在陈玉的斧刃上,豁出一道口子!
“斩。”
陈玉面容冷酷无情,身后罗鬼王虚影抬手,同样朝着邪剑尊一斧砍去。
两力交锋,顷刻山鸣四起,碎石崩灭化为虚无。
邪剑尊冷煞爆发出全部本源力量,可不过半息之刻,就被万丈斧芒直接噼开!
他神色出现凝滞,童孔剧烈骤缩,更有毛骨悚然的寒意袭上心头。
那苍白鬼斧的力量,远远超过了先前食指之力,两者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形似先前,那不过是玩弄!
“真魂法剑!”
邪剑尊面对这恐怖的斧力,已是肝胆俱裂。
他两掌合拢,再度朝着天穹击去。
又有邪影再开,万重轰鸣,却在碰触斧芒的刹那,被砍了个稀碎。
沿路而下,斩斩斩!
邪影重重崩灭而开,直至降临邪剑尊面前,斩断了肉身,斩断了真魂!
他瞪着无可置信的童孔,两半分离,鲜血在斧芒炽白森罗烈焰中,被完全蒸发。
轰!
岁月长河被横斧斩断,整个大地化作深渊沟壑,天穹被撕开巨大缺口,风云皆陨。
“不……不可能……”
邪剑尊死死瞪着陈玉,生机疯狂流逝,在那斧芒相接之处,带着无数寒意。
他根本无法重塑肉身,也无法将神魂重新融合。
意识渐渐消陨,连带着残存余力,荡然无存。
陈玉依旧凌空而立,身后罗鬼王的虚影还矗立在天穹尽头。
那副模样的展露,成为了绝对的威慑。
鬼魁山君怔怔望着,身躯不知何时已经僵直。
纵使白罗,作为陈玉的十二位伴生鬼卷之一,自打诞生起,也从未见过陈玉的第二具真容。
而雾月此时嘴角露出了笑容,与她在脑海中所看的画面一样。
罗鬼王正是其中之一,罗山魔先前早已见过,余下的罗苍生和罗酆天,要比前两者更为可怕。
眼下只是罗鬼王的一道虚影,便已足以斩灭邪剑尊这等强者。
若是陈玉自己化身,那一指之下,邪剑尊恐怕就无法承受了。
“爹,你到底有多强?”陈洛璃呐呐问道,整个脑海嗡嗡作响,久久无法晃过神来。
从大衍神朝开始,从万般邪物皆惧开始,父亲的存在就不断的颠覆他的认知。
原本她以为大概就这么强了,东洲至高鬼神无惨在父亲面前,也要犹豫的程度,可能就是父亲最强的状态了。
可当罗鬼王虚影显露,鬼斧斩灭邪剑尊,斩断岁月长河时,她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认知,依然还有很大的误区。
“等有朝一日,你看见我罗酆天的面孔,那便是你爹最强的时候了。”陈玉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低语回应。
罗鬼王虚影开始散去,弥勒界内的洪荒魍魉气息,也渐渐流逝。
自己的四具真容,四幅面孔,那是最初的形态,和修炼无关。
本尊静躺黑棺之内,是在追寻那虚无缥缈的境界,与陈玉想法有很大联系。
半刻过后,弥勒界重新恢复正常,天穹六颗阳日周边的阴霾,也已经退去。
光芒再度洒落大地,有呼应越来越强烈,使得陈玉三寸嵴骨位置,愈加温热。
他稍稍抬头,觉得可能是时候了。
“古陀舍还有一份礼,你们先行回到酆都山,有六天阴司坐镇,纵使尹邪那岐,也上不了山。”
陈玉说完这句话,便拂袖走向弥勒界天穹尽头。
陈洛璃重重点了点头,随即白罗掌间黑洞漩涡开阖,带着一行人离开。
如今雾月和弥勒界的关系,已经揭露。
黑暗法典便是不周山巅,以及尹邪那岐的目标,也已经确认。
至于还有什么隐秘,那都不重要了。
陈玉只需揭开雾月的来历,保护好身边的人就可。
当年古陀舍被不周山巅的神击溃,只剩残魂逃脱,在恢复记忆的时候,就布局万载岁月,只为今朝。
除却道果,那六颗阳日,还有大礼。
所谓先知,能洞彻过去,能晓未来,但邪剑尊覆灭先知府,属于自身的劫难,却是没有人看见。
或者换句话来说,这府内的大司命,早就知道先知的命运。
他并未做出任何举措,是因为无论如何去做,可能都逃不掉。
黑暗法典的存在,本就不为六道所容,先知们掌握黑暗法典,就超然在了六道之外。
很多因果关系,也会随之改变。
凡俗,亦能窥探天机?
然而,古陀舍却给先知留了一线希望。
陈玉不知自己是否能做到,但既然答应了他,就不会食言。
“武荒大陆,浩渺无边,时代万万,你究竟被困在哪里?”陈玉低喃,步步踏天,终是临近六颗阳日。
有红晕迸发,倾泻而下,赫然化作了一座天梯。
只要顺着天梯而走,便能去往六祖归墟之地,当年不周山巅的神,所撕开的混沌之域。
没有犹豫,陈玉神色平静,一步迈上。
视线中有九彩光芒倒流,恍忽间,似有一颗世界树,矗立在尽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