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从绣春刀开始崛起

第二十一章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秒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另一边,雪女却陷入了危机之中。
她遇上了隐蝠。
隐蝠修炼了一种特殊的蝠血术,最终变成了一个半人半蝠的怪物,奇丑无比。
这家伙已经算是非人类,残忍、嗜血、邪恶,扭曲……总之,已经彻底丧失了人性,如野兽一般。
每杀一人,必吸干对手的血液以增长自己的功力。
他最高兴的事就是杀人。
一生中最大的愿望……还是杀人,多多益善。
他的招式十分诡异,身法神出鬼没,让人难以捉摸。
雪女对上隐蝠,基本上也只能是打成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她万万没想到,流沙四天王之一的苍狼王竟然也出现当场。
二人一联手,雪女顿时陷入了危境之中。
毕竟,无论是苍狼王还是隐蝠,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就算她拼尽全力,依然难以招架。
没过多久,已然伤痕累累,全凭一股执念支撑着。
“桀桀桀……”
眼见雪女的身上不停地浸出血迹,隐蝠不由舔着嘴唇,发出了一阵怪异的笑声:
“这么漂亮的女人,血喝起来一定更有味道……”
“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突然间,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不等隐蝠回神,一道剑光掠来。
隐蝠惊出一身冷汗,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
这是他的保命绝招之一,可以达到一种移形换位的效果。
哪知,许长安这一剑却是虚招。
看似攻向血蝠,但却又突然变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硬生生侧移两步,剑光一闪,一剑斩下了苍狼王抓向雪女的狼爪。
“长安……”
雪女惊喜不已,忍不住唤了一声。
一开口,身形却晃了晃,口中吐出一口血来。
许长安飞快地伸手封住了她的两处气穴,以免失血过多。
“先不要说话,休息一会,这里交给我。”
许长安冲着雪女说了一句,随之再次挥剑冲向一脸青白的苍狼王。
这时,隐蝠突然飞跃而起,如幽灵一般冲向雪女。
在他想来,许长安此时根本无暇分身,而雪女已经身受重伤,只要他擒住雪女,便能转危为安。
可惜。
他打错了算盘。
他的速度的确很快,眨眼间便抵达了雪女身前。
但是,许长安早有准备。
就在隐蝠一动之际,一柄飞刀破空而出。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嗯,现在应该叫做小许飞刀,例不虚发。
许长安穿越诸天世界,吸收了很多顶尖高手的成名绝技,而且运用的相当熟练。
毕竟,有九阳神功与乾坤大挪移打底,学什么功夫都快。
更不要说他的悟性、精神皆远超常人,还有系统傍身。
“噗~”
仿佛水泡破裂的声音。
“啊……”
紧接着,便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一柄小小的飞刀,直接没入了隐蝠的右眼眶,深入到他的脑子里。
苍狼王吓得魂飞魄散,掉头欲逃。
虽然他杀人如麻,冷酷无情。
但,当死亡终于降临到他的头上时,他依然还是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
“休!”
刚一转身,一柄长剑闪电般刺进他的背心,剑尖从前胸透出。
“不……可能……”
苍狼王喃喃自语了一声。
这是他在世间最后的一句话,最后的一个念头。
接下来,沉重的身体一头扑倒在地。
雪女则一脸震撼。
在她的印象中,许长安平日里为人随和,几乎没有与人争斗过。
没想到,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三两招便解决了苍狼王与隐蝠两大高手。
许长安收回剑,转身走向雪女。
“你……”
雪女正待开口说话,结果刚说了一个字,却突然天旋地转,身体软软地倒向地面。
许长安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她搂在怀中。
真气迅速在她体内走了一遍,还好,主要是失血过多,精神疲累导致昏迷。
于是,抱着她迅速冲向西侧的坡地,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替她疗伤。
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雪女终于醒转过来。
“醒了?感觉好些没有?”
耳边传来了许长安关切的声音。
雪女活动了一下身体,调息了一下真气,随之由衷感谢了一声:“好多了,谢谢!”
许长安笑了笑:“不客气!”
雪女感慨了一句:“没想到,你隐藏得如此之深……”
“呃?”
“隐蝠与苍狼王乃是一等一的高手,卫庄手下的强将,没想到……在你手下竟然过不了两招。
就算是卫庄亲自出手,恐怕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打败二人的联手。”
“过奖过奖,那是因为他俩与你一战消耗不小,再加上我突然出手,这才侥幸得手。”
“你别谦虚了,我心里有数。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闲聊了几句,雪女起身道:“走吧,外面还有不少秦军要对付。”
“你还是再多调息一会。”
“没事的,已经好多了。”
“好吧,那我得陪着你一起才放心。”
雪女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你对每个女人都这么好么?”
“咳,当然不是……”
“开句玩笑,走吧。”
“能开玩笑,证明你的伤的确好了许多……”
不久后,二人遇上了一队秦军。
对方大约有二百余人,正在四处展开搜寻。
虽然山里的环境很复杂,但这些秦军的队伍却错落有致,彼此呼应,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雪女小声道:“我怀疑我们内部出了内奸……”
“怎么?”
“这一带属于机关城的后山外围,看样子他们很可能是在搜寻后山的隐密入口。”
许长安叹了一声:“墨家弟子众多,而且时不时还有别的反秦义士前来投奔,所以很难保证不被渗透。”
“还好,后山的隐密入口是绝对机密,除了巨子、统领之外无人知道具体的位置、机关布置及出入方法。
他们想找到入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难说,你别忘了公输班那老家伙也来了,公输家与墨家争斗了几百年,恐怕是这世上最了解墨家机关的对手。”
“嗯……这么多人,咱俩有没有把握对付?”
“问题应该不大。”
“好,那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二人小声商议了几句之后,雪女摸出一支玉箫吹奏起来。
她所吹奏的曲子名叫《白雪》,乃是她的专属曲子。
此曲美妙空灵,可以让人沉醉其中,但,它同时也可以变成一支伤人于无形的魔音。
“咦?”
“怎么回事?怎么下雪了?”
一众秦军一脸惊讶,纷纷抬头看着半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
实际上,这并非真的雪花,而是属于一种幻术,当听曲之人看到雪花之时,便已经陷入了幻境之中。
过了一会,许长安出现在人群中。
不过这时候,那些秦军似乎看不见他,只看到漫天飞舞的雪花。
剑光掠过,血花飞溅。
许长安犹如一只勐虎扑进了羊群,完全就是一种单方面的屠杀。
等到一曲吹奏完毕,地上已经横七竖八躺满了尸首,无一活口。
“唳~”
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悠长的鸟鸣。
雪女抬头一看,不由皱了皱眉。
天空中,飞来了一只巨大的白鸟,而那白鸟的四周还聚着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各类鸟儿。
显然,这是白凤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来得正好!”
许长安也抬头看了看,随之微笑着说了一句。
雪女飞纵而下,站在许长安身边小声道:“这家伙在空中恐怕不好对付。”
“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会飞,你的伤势未愈,刚才又消耗了不少真气,赶紧调息一会儿。”
“啊?”
雪女愣了愣。
强敌当前,竟然让她调息?
下一刻,许长安已然腾空而起……
虽然他没有操控鸟类的能力。
但,却有乾坤大挪移、猿击术、梯云纵。
再配合BUFF“敏捷+”与“轻羽”,一样可以借助天空的飞鸟,甚至是一片飘荡在空中的羽毛借力。
转眼间,许长安飞到了树顶,再轻轻一踏枝头,身形如雄鹰一般直冲天空。
“呼!”
在天空中又挥出一道无形的剑气。
狂暴的剑气令得天空中的气流瞬间激荡起来,仿佛一道巨浪一般向着那乌压压一大片飞鸟席卷而去。
“噗!”
瞬间,又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爆裂声。
冲在前面的那群飞鸟当即化作漫天血羽,遮住了白凤的视线,也令得他大吃一惊。
自他出道以来,虽说遇到过不少强敌,但从来没有人一个人能像今天这样,能够飞到高空中与他对阵。
急切间,也顾不上多想,当即指挥脚下那只大白鸟急速下坠,先避开对手的锋芒。
可惜还是慢了一拍。
许长安在挥剑之时已经掐算好了下一招的时机。
血羽一飘,他便如凌波虚渡一般身形连闪了几下,就在大白鸟刚刚收拢翅膀,将落未落时又挥出了一剑。
这下,那只大白鸟真的急速坠落了。
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一只无头之鸟。
这下,白凤更是惊魂不已,脚一跳,冲进了另一边的鸟群中。
那些鸟的体型虽然不大,不足以载着他在天空中飞翔,但却可以让他不至于从空中坠下地面。
毕竟,他又不是鸟,直接摔下去也会摔得粉身碎骨。
“轰轰轰……”
这时候,许长安在半空中连续拍出十几掌,每一掌都如拍击在水面上,令得天空中旋起了一股强大的风暴。
地面上,雪女一脸呆痴。
虽然她已经见过许长安出手,但这一刻,却依然震撼。
白凤能够在天空中飞,那是因为天赋异禀,可以借助鸟类之力。
但,她看的出来,许长安完全是凭借了不可思议的轻功以及巧劲,利用空中散落的鸟羽借力,不停地变换方位。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变的?怎么一下子爆发出这么多让人震惊的能力?
风暴一起,白凤突然感觉身体变得沉重起来,不再有平日里那种轻灵飘逸的感觉,不停地下坠。
不管是鸟,还是鸟羽,都已经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这,其实是许长安扰乱了气流的缘故。
“轰轰……”
又是几声轰响。
犹如巨浪压顶一般,令得白凤的身体彻底失控,翻动着,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高空坠落。
生命,就此结束了么?
白凤不再徒劳挣扎,暗叹了一声,闭上眼睛等着落地摔得粉身碎骨的一刻。
没料想,耳边呼呼的风声突然平缓下来。
白凤感觉自己的身体又一次变得轻灵,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托着他,大幅减缓了他下坠的速度。
“记住,你的命是我的!”
随之,耳边传来了一道声音。
白凤睁开眼睛,冲着站在地上的许长安冷冷道:“我不会背叛卫庄大人,你还是杀了我吧。”
一听此话,许长安不由笑了。
一松手,白凤从数丈高飘落下来。
不过这个距离倒也没什么,白凤自己可以控制身形。
“如果我记得没错,你早就背叛过一次。当年在韩国你是姬无夜身边的近侍,夜幕麾下百鸟团的一员。
而夜幕与卫庄乃是死对头,那么,你为何又投靠了卫庄,成为流沙的一员?”
白凤愣了愣,随之回道:“那是因为夜幕作恶多端,我加入流沙,只是因为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罢了。”
“不错,你当初选择流沙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如今的流沙已经变质,与当初的夜幕,与大秦的罗网没有本质区别,都是杀手组织。
所以,你依然还是坚持认为你走的路是正确的?”
“我……”
白凤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迷茫起来。
“当初,流沙联合各方义士反秦,如今,你却在助纣为虐。
实话告诉你,隐蝠、苍狼王、黑麒麟都被我杀了,唯有你和赤练,我暂且留了一命。
因为我知道,你和赤练并非穷凶极恶之人,还有得救……”
一听此话,白凤不由大吃一惊:“什么?隐蝠和苍狼王……也被你杀了?”
“不错,就在不久之前。如果你依然坚持认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那就只能步他们的后尘。”
白凤叹了一声:“卫庄大人呢?”
“他与盖先生去了结同门之间的恩怨去了,如果他依然要对付墨家,那我就只能连他一起杀!”
闻言,白凤的眼中不由掠过一丝异色。
换别人说这句话,他一定会嗤之以鼻,认为对方如果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天下间,恐怕没几个人敢这样夸口。
包括雪女在内,也不由一脸惊讶地瞟了许长安一眼。
当然,她的想法与白凤不一样。
在亲眼见识了许长安的实力之后,她相信许长安有打败卫庄的实力。
只是,她没有想到许长安突然变得如此霸气。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