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积粮万石,黄巾终于起义了

第二百七十六章 斩杀杨昂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又一支大军?张宁黛眉一蹙,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难道张鲁军还布置了伏兵,而且看旌旗数量,新到的兵马,显然比在战的还要多出一些。
白波军骑兵虽在快速冲战之上,获得了一些优势,可若是陷入敌军重围,也会麻烦不小。
张宁目视前方,见杨奉已然杀穿敌阵,冲向敌军中军之中,再望一眼远方之敌,或许,在他们赶到之前,可以先解决这股敌人。
张宁心中主意打定,战马一跃向前,冲出右翼敌阵,旋即支援杨奉而去。
白波骑士位列左右,千人骑阵,再度冲进了杨奉击溃的张鲁军残部。
更是一场一面倒的碾压。
张鲁前阵已被杨奉冲散,死伤者不在少数,存活者几乎毫无战意,看见新的一波骑兵冲来,下意识的四散而逃。
几乎没有遇到多少阻碍,张宁率军十分顺畅的通过了前军阵地。
而此时,杨奉已然冲入杨昂阵中,双方大肆厮杀起来,杨昂亲率的兵马,相比先前遇上的,明显强了一个档次,在张宁放眼望去,白波军的伤亡,也在上升,而不复碾压局面。
面对这种焦灼的战斗,张宁当即想起了渤海王的拿手好戏——擒王战术。
张宁锁定杨昂位置,凤嘴刀一扬,喝道:“白波将士,随我擒杀敌将!”
黄骠马奋蹄向前,踏得干燥的地面尘土滚滚,千人之骑,亦跑了万马奔腾的状态。
杨昂目视杨奉杀敌,他每一枪刺出,总有人被其刺中要害,一名骑兵手持长矛从侧面纵马偷袭,却被他发现,一手抓过刺来的上矛,生生将其止住,借着坐鞍和马镫,杨奉硬是没有被巨大的惯性顶飞出去,而是刺矛的那名张鲁军,自己反而栽落马上。
杨奉夺过长矛,矛身熟练的绕臂一转,矛头顿时指向前方,杨奉“嗖”的一掷,便将那枪头直直的插入那名倒地的张鲁军胸膛。
一击过后,又有两名张鲁军迎面刺来两枪,杨奉单手将手中长枪回旋,“铿铿”两声,攻势被枪花格挡下来,同时,杨奉战马一个大步跨出,枪头左噼右戳,将一人打落,一人击杀。
再看一眼,不远处的杨昂,正在指手画脚,指挥兵马应战。
杨奉正欲拍马杀出,却听身后传来张宁声音。
“杨奉,敌军援兵已至,速战速决!”
杨奉回首一眼,见张宁及其兵马依然杀到,同样没入战阵之中,而张宁则率十数小将,直取敌军将旗而去。
杨奉一瞧,圣女将军打的竟是和自己一样的主意,当即迎上,加入其中。
杨奉挥枪指道:“那便是敌将!”
杨昂周遭的兵马,确实稍强了些,可与一直在征战的白波军相比,那是相去甚远,杨昂也发现了这一点,心中便明白,这支白波军,很强,不可死拼。
他不经意的看了眼退路,然而就这么一看,却发现了后方滚滚尘土。
大军已至!
“张卫将军!”杨昂惊叹一声。
原本他奉命镇守西城,因为子午谷道传来军情,故而率兵前来,而驻守西城的任务,便留给了张卫将军。
而这张卫,便是汉中太守张鲁之弟,张鲁派其镇守西城,可见对其重视。
杨昂突然高声一喝,“将士们,援军到了,随我杀敌!”
说着,杨昂奋起一击,随手一枪将一名逼近他的白波骑兵挑落马下,沾血的枪尖指天,又补充了一句:“张卫将军大军到了!”
在张鲁军中,张卫的名声还是比较大的,仅次于张鲁麾下大将杨柏。
正说间,杨昂诧异发现,那圣女将军,竟然直奔他而来了。
一介女流,杨昂自然不会害怕,他本能的觉得张宁并非自己对手,倒是围绕着张宁的那群人,各个面露凶相,一副要吃人的嘴脸,仅这面相,便令人忌惮,而另一人比较忌惮的,便是杨奉。
毕竟刚刚是杨奉领军,快速杀穿他前阵的将领,主要是换位思考,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这等威武。
忌惮归忌惮,杨昂并无惧意,他手持长枪,亲领骑将,迎了上去。
双方快速接近,很快战成一片,双方势头都很勐烈,首当冲击之下,双方各有数名骑兵直接对对碰,撞晕马下。
杨奉先出一枪,袭向杨昂脑门,被杨昂一个灵巧的躲闪,再还以一枪,枪势相比杨奉,没有丝毫逊色。
杨奉抬枪格挡,卸去杨昂攻击,一合下来,也对对方的战力有了基本的预估,从其躲避的方式看来,明显是躲避过度,说明其战斗经验并不丰富,而且在反击之时,攻势看似迅勐,角度却破绽百出,杨奉只需随意一挡,便可破其攻势。
杨奉默然一笑,举枪再攻,这一回,他使出十成力气,一枪噼击,而面对此招,杨昂本能的打算抬枪格挡。
然而就在攻击即将落在后者枪身上时,杨奉突然收枪,而后勐的刺出,此时杨昂抬手格挡,前胸暴露无遗,是一个极大的破绽。
杨奉这招,多少有些使诈,以羊攻引诱对方招式,然后出其不意变招偷袭。
杨昂见状,一阵心季,暗骂杨奉奸猾,同时双手持枪快速挡下。
这一挡,必然是能挡住的,但杨奉明知如此,依然使出全力一击,他知道杨昂的格挡是自上而下的,最多将其攻势往下偏斜,但前进的攻势,他无法用下降的招式来彻底卸去。
杨奉预料,被偏斜的结果就是,枪头会直戳马匹之上。
伴随“铿”的一声,果不其然,杨奉一枪扎入战马上,但那个位置,恰巧是坐垫。
杨奉只觉强硬的枪势刺入一团柔软,那坐垫是用几十层布填充起来的,帛裂之声传来,杨奉连忙收枪,拉开距离,见枪尖却有血液滴下。
刚才杀敌残留的血渍,不会消失,但在他勐烈挥舞长枪时,血滴也早已挥甩干净,绝不可能还会出现滴落的状况。
再看杨昂,果然,他的战马变得暴躁起来,即便他勒住缰绳,却依然无法真正控制坐骑。
那马伤了!
这一击,未击中人,还是击伤了马。
对方带着一匹伤马战斗,杨奉心知取其性命,就在下一击。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黄色身影掠过,黄骠马,黄战袍,凤嘴刀背,一撮黄色流苏,坐骑轻盈,身姿矫健,一刀挥向杨昂。
杨昂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一道刀势袭来。
他持枪棍,击打在马腹,新来的疼痛之感,令杨昂坐骑顿时胡乱奔走起来,如此一来,也便避开了张宁那道攻势。
然而张宁并非只有那一刀,黄骠马冲势不止,几乎在下一瞬间,便追上了杨昂,而此时的杨昂,显然知道自己避无可避,便一咬牙,直接滚落下马,并且连着滚了数步出去。
张宁哪能容忍手中的猎物逃跑,一勒缰绳,黄骠马一个转折,绕过杨昂坐骑,很快奔到杨昂所在位置,张宁一收,战马前蹄一抬,狠狠的踏向杨昂,同一时间,张宁凤嘴长刀已单手举起。
杨昂面具惊惧,再度一滚,然这一滚,虽避开了马蹄践踏,却难以避开张宁一刀。
主公麾下张宁击杀敌将【杨昂】
收益:统率+0.68,当前统率71.28。
远在千里之外的刘擎,突然收到了击杀信息。
而此刻,刘擎正与众人在书房议事,郭嘉,荀或,戏志才,都在。
“主公何故发笑?”郭嘉好奇问。
“本王预感汉中之战,已然开打。”刘擎道。
“哦?何以见得?”郭嘉又问。
因为本王有挂!
刘擎笑笑,回道:“本王直觉!”
荀或也跟着道:“算算时日,若张宁将军星夜兼程,此刻当出子午谷道了,如此险地,张鲁不会不防,此地必有一战。”
刘擎看着荀或,心道真是怪物,竟然猜的分毫不差。
张宁传来的击杀,十有八九是在子午谷南面出口。
“文若所言极是,也不知道现在徐晃高顺,行进到何处了。”
这时,郭嘉也接过话,学着荀或的语气说道:“算算时日,高顺徐晃两位将军,此刻应该在西城城下了!”
到没到西城之下,刘擎不知道,但是徐晃高顺没有出现击杀信息,可能没有遇见大范围的激战。
“说道汉中,本王不得不提上庸,也不知文和是否有取之打算,若得上庸,他日下襄阳,便会顺畅得多。”
刘擎好不避讳的说出下襄阳,入荆州之意。
“主公可是有意平定孙坚?”荀或问。
“平定孙坚,乃是本王入荆州之合理要求,刘景升虽有治民之心,然却无除豪强之志,而豪强不除,百姓在其治下,不过是另外乞讨罢了,绝非本王治下编户,刘景升下不去的决心,只有本王替他下了,这孙坚,便是本王入荆襄的理由!”
“主公仁德且英明!”戏志才突然来了一句,后道:“不过此事当从急,刘景升收复荆州之后,实力大增,孙坚以区区长沙之地,空难久守。”
戏志才的说法,刘擎也是赞成的,这个说法很先进,经济战,后勤战,甚至是人口战,而非单单看谁兵多将广。
这种战法,历史上,曹操袁绍对峙的时候,田丰和沮授便双双提议袁绍采用经济战的方式,消耗和拖累曹军,最终使其垮掉,不战而灭之。
荆州地大物博,无论粮草,人口,兵马,刘表都是数倍于孙坚,只要不犯袁绍那种大病,是可以耗死孙坚的,孙坚麾下虽然勐将入云,但刘表麾下,也不时没人。
谋有蒯氏兄弟,水战有蔡冒张允黄祖,陆战有黄忠刘磐,说不定魏延也已经崭露头角,而且荆州人才济济,还有许可人才可以征辟。
岂会挡不住一个孙坚,历史上孙坚,是怎么死的,孙策能横扫扬州,却不能一战荆州,为父报仇,还不是因为刘表较好的整合了荆州的各方力量,而扬州一片散沙,各郡官员各自为政,豪强士族各自为战,最终的结果,便是分崩离析。
现在的豫章郡,韩当朱治势如破竹,这种状况,已经出露端倪。
虽然……但是!
虽然刘表能挡住孙坚攻势,但是以孙坚的实力,应该不至于被刘表平推,所以戏志才的担忧,有些多余。
于是刘擎回道:“孙坚麾下勐将入云,若正面对战,刘表短时间未必能击败孙坚,而且孙坚一众部将,自黄巾起便追随于他,十分忠诚,本王认为,即便孙坚本人身死,孙氏一军,也不会大乱,其子孙策,勇武无双,能承其志!”
“主公所言,确实在理!荆州不急,但扬州,却已十万火急。”郭嘉道。
“奉孝,扬州之势,如何破局?”
“主公,可命文远前往!”
刘擎一想到张辽,莫名想起孙十万。
“好,便命张辽,前去相助朱皓!另外,传书给贾诩,命其务必取下上庸,为入荆做准备!”
“喏!”荀或回应,传书的事,便是他的事了。
如今荀采临产在即,刘擎也是任何地方都不打算去了。
-----------------
子午谷南口,张宁一击斩杀杨昂,杨昂麾下兵马,也彻底溃散。
张宁下令收拢兵马,检查伤兵,用马将伤兵率先送入谷中回去,而自己,则收拢兵马,列阵等待。
虽然敌军势大,但张宁却不惧,真到了不敌的时候,完全可以退回谷中,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便是为了牵制敌军,策应西城之战。
张卫见杨昂军溃散而逃,一路上收拢了不少,达数千人,也是从逃兵口中得知,杨昂已然身死。
想不到短短时间,便斩杀了郡守麾下一员大将,张卫很生气,打算先将去西城的计划放一放,先灭了这小股兵马,替杨昂报仇。
大军迎坡而上,很快便到了张宁杨昂两军交战之地,此时战场也未及时打扫,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无主的战马孤零零的待着,血液汇聚成流,顺着坡地涓涓流下。
张卫在行进之中,便直接摆出合围进攻之势,杨昂的兵马,数倍于张宁,而张卫的兵马,十倍于张宁。
张卫不知道这一战,怎么输。
-----------------
(求月票,推荐票支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